七海

晚风吻尽

周末关闭

要我回忆现在,怕是难从一片浮光掠影的绚丽之中摘得片刻。总有街景惹人叹,拦人脚步,彩色玻璃搭构的建筑内含柔柔的光,马路两旁拔地长出的暖黄色灯,在路的上空交汇、相连。


…于是我总忘记本来要去哪里。


今天吃饭的餐厅有热情如火的耍蛇人,还有甜笑的异族美女轻推小伙儿胸膛,伴着节奏欢快的音乐冉冉起舞。食客们激动极了,纷纷鼓掌。是的这是家新疆餐厅,以清真为招徕顾客的特色。但少了家乡那份简明的粗犷。按土长的新疆人来说,这家店又陌生又不新奇,但我还是爱它。如果改变是为了让更多人接受,那么改变也情有可原。

评论(1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