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海

晚风吻尽

久违

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于窥海斋
时青岛桃红柳绿芳草萋萋

这是今天看到的《且听风吟》的序。周围干冷的冬天仿佛霎时不见了,我满心想着零七年青岛四月的桃红柳绿芳草萋萋。
我还以为现在的我已一点幻想也没有。 可以看书我感到很开心。书里的人们还需要走很远才能见一面,数着天数,数着钟点,他们会通一次电话。书信来的温柔缓慢,开头一句是展信佳,千年万年也愿意等。间中的生活甘愿孤独,低沉从容,且填满想念。
我喜欢,满腹心事但却沉默的他们。时间老去,一生终究来不及。可回忆的事没有几件,但就这么翻来覆去的,生命当中只有你。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吴绣眠七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防删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