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海

晚风吻尽

周末关闭

要我回忆现在,怕是难从一片浮光掠影的绚丽之中摘得片刻。总有街景惹人叹,拦人脚步,彩色玻璃搭构的建筑内含柔柔的光,马路两旁拔地长出的暖黄色灯,在路的上空交汇、相连。


…于是我总忘记本来要去哪里。


今天吃饭的餐厅有热情如火的耍蛇人,还有甜笑的异族美女轻推小伙儿胸膛,伴着节奏欢快的音乐冉冉起舞。食客们激动极了,纷纷鼓掌。是的这是家新疆餐厅,以清真为招徕顾客的特色。但少了家乡那份简明的粗犷。按土长的新疆人来说,这家店又陌生又不新奇,但我还是爱它。如果改变是为了让更多人接受,那么改变也情有可原。

久违

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于窥海斋
时青岛桃红柳绿芳草萋萋

这是今天看到的《且听风吟》的序。周围干冷的冬天仿佛霎时不见了,我满心想着零七年青岛四月的桃红柳绿芳草萋萋。
我还以为现在的我已一点幻想也没有。 可以看书我感到很开心。书里的人们还需要走很远才能见一面,数着天数,数着钟点,他们会通一次电话。书信来的温柔缓慢,开头一句是展信佳,千年万年也愿意等。间中的生活甘愿孤独,低沉从容,且填满想念。
我喜欢,满腹心事但却沉默的他们。时间老去,一生终究来不及。可回忆的事没有几件,但就这么翻来覆去的,生命当中只有你。

快雨时晴帖

云像片片远山,绵延,生长至我们的头顶。
你有过吗,面对这个安静的世界,即使张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胸腔空虚如枯叶如宇宙。
我说不出,所以没人明白我想剜出心脏让飞鸟叼走,我想把鲜血淋在天边,我想走入太阳被火焰吞没,等到火焰相视火焰,我想在云层里长眠。